5G,已成為世界互聯網大會的核心關鍵詞

今年又是 5G 商用元年,5G 技術的應用與發展無疑是本次大會的焦點。

5G 技術落地烏鎮

今年,世界互聯網大會首次為“5G”開設了專區展示,涵蓋工業制造、交通、教育、醫療、安防、娛樂、體育、新媒體、物流等各領域,展示了 5G 數字化工廠、5G 遠程維修、VR 賽事直播、遠程急救、AR 博物館、機器人彈鋼琴等智慧應用。

驚艷眾人的 5G 遠程駕駛和 5G 微公交也在本次大會上首次亮相。在 5G 遠程駕駛方面,駕駛者能夠坐在室內的駕駛位中,憑借 5G 信號傳輸,實現對室外車輛的遠程操控;在不久的將來,這一技術或將解決遠程代駕、司機疲勞駕駛等問題。

5G 微公交則是通過 5G 信號和內置的雷達和攝像頭來實現自動駕駛,輕松識別 200 米以內的行人和車輛等障礙物;這種公交車還能通過車路云協同智能系統來掌握公里級范圍的道路信息,作出避障、變道、減速、剎車等合理而安全的快速反應。

據博信智聯總裁商文柱介紹,大會進行期間,10 輛 5G 微公交承擔起了部分參會嘉賓的接駁任務;未來,公司將以烏鎮為試點,開發更多的公交線路,用三至五年的時間,覆蓋到烏鎮 110 平方公里內;到時,5G 微公交將主要用于解決城市居民從地鐵到居住小區的最后一段路的問題。

雷鋒網獲悉,展覽會上,中國鐵塔還展示了最新的 5G 基站,該基站外形獨特,還能夠播放廣告和視頻;有運營商甚至展示了“膠帶基站”,輕薄便攜,可以粘貼在墻上,不過目前還是概念基站。

膠帶基站

值得一提的是,在本次大會的展館外,還有警用機器人在執行安保任務,它可以自主巡邏,進行車輛識別、遠程喊個話、播報提醒、行為分析、危險源檢測——這種巡邏機器人配備了 6 路高清視頻監控,由于采用了高帶寬、低延時的 5G 新技術,將實時狀況以 4K 高清圖像傳到后方指揮中心,再通過 AI 算法后端運算,幫助民警及時發現肉眼容易疏忽的隱患。據悉,1 臺巡邏機器人可以完成日常 10 個巡邏民警的工作量。

同時,烏鎮也成了全球首個“5G 智慧小鎮”,一批高新技術的落地應用已經融入烏鎮百姓的生活當中;例如 5G+VR 警務巡邏,5G 高清機頂盒、5G 互聯網醫院等。

根據早前世界互聯網大會組委會的介紹顯示,本次大會所在的烏鎮景區和鎮區均已率先實現 5G 網絡全覆蓋;在景區和鎮區,5G 基站設備也最大限度地與周圍的建筑和環境融為一體。

關于 5G,嘉賓們怎么說?

作為互聯網界的一大盛事,本次大會自然吸引了不少國內外互聯網界的大佬前來參加;小米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兼 CEO 雷軍也不例外。

有趣的是,雷軍十分關心烏鎮的 5G 網速,甚至“每到一個地方都測一下”,還在微博上玩起了“直播”——19 日晚,雷軍剛到烏鎮后就測試了網速,下載速度達到了 425 Mbps;20 日上午,其首次測試的 5G 網絡下載速度僅為 81.5 Mbps,第二次測試的下載速度達到 787 Mbps,上傳速度達到 70.04Mbps,速度遠高于 4G 網絡。

對此,雷軍說道:

有人幫我找解釋,說是不是 5G 的室內覆蓋不好。我在想,我們互聯網大會,室內覆蓋肯定沒有問題。過了一個小時我又測了一下,800 兆,我覺得 800 兆還 OK。所以啊,我猜今天上午參加世界互聯網大會的人,使用 5G 手機的比例可能比較高,導致 5G 略微有點“堵車”。

雷軍還在演講環節中表示,5G 正在成為數字經濟發展的加速器,它對整個通訊產業和互聯網行業來說都是大事,同時是機會與挑戰并存的;不過,小米對待 5G 的態度樂觀且激進。在 5G 普及初期,高畫質的視頻應用、云游戲等都有爆發的可能性。

除了親測網速的雷軍,還有眾多嘉賓就 5G 議題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 Y Combinator 全球研究院院長陸奇:看好 5G,但挺難的5G 技術低時延、大帶寬和高速率的特征將給各行業帶來巨大的變革和機遇。

    據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2018)預測,2020 年 5G 正式商用將帶動我國直接產值約 4840 億元,其中網絡設備和終端設備為 4500 億元,間接產值 1.2 萬億元;到 2035 年,將分別帶動直接產值 6.3 萬億元,間接產值 10.6 萬億元。

    對于 5G 技術的前景,陸奇表示看好,但同時他也認為(利用好 5G 技術)挺難的,還需要一段時間。

  • 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5G 為工業互聯網提供可靠的連接

    同樣對 5G 技術發表看法的還有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在談及 5G 與工業互聯網時,他表示,大規模把光纖鋪設到工廠里是不現實的,無線技術的可靠性、抗干擾性并不穩定。

    另外,他還提到,5G 能為工業互聯網提供可靠的連接,高帶寬、低時延的特性,(這樣的特性)讓 5G 可以滿足工業互聯網的需求。同時,他還透露在 20 日下午將有一個 5G 在工業上應用的案例發布。

  • 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5G 資費過高是必經過程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中國在互聯網科技方面已經做的很好了,與國際水準差不多同步。

    不過,倪光南也對 5G 資費過高的問題發表了見解。他認為,這是一個必經的過程,剛推出的時候,因為市場比較小,投入成本也比較高。隨著應用的推廣,會迅速地使它更接地氣,性價比更高,能被更多人接受。

  • 愛奇藝 CEO 龔宇:5G 技術讓 VR 成為“輕應用”在 3G、4G 時代,文字、圖片借助技術成為輕應用。而如今大規模應用落地的 5G 技術,能夠大規模降低受眾的心理成本,也降低帶寬、延遲等物力成本,讓大規模 VR 這種原本是“重應用”的內容也成為“輕應用”。
  • 中國移動董事長楊杰:構建智慧社會要推動 5G 等融入社會民生構建智慧社會就是要推動 5G、人工智能、物聯網、云計算、大數據、邊緣計算等新一代信息通訊技術,深度融入經濟社會民生,通過萬物智聯,數據匯通,推動社會運行更加科學高效,生產生活更加綠色環保,真正實現經濟、社會、環境三個方面的協調統一和可持續發展。

    楊杰表示,當前數字經濟發展已經進入跨界融合、系統創新、智能引領新時代。中國移動將以 5G 商用為契機,主動擁抱數字化轉型的時代大潮。

    他還介紹了中國移動 5G 發展方向:一是通過信息化智能化的技術,助力各行各業高效低成本提供優質的服務,推動經濟可持續發展;二是促進教育醫療等關鍵社會資源的統籌利用;三是通過技術創新,實現智能化,精細化,綜合環境治理和節能減排,助力環境可持續發展。

  • 中國電信董事長柯瑞文:5G 不僅是信息通信技術的升級換代,更是一場影響深遠的全方位變革今年是 5G 商用元年,以 5G 為代表的現代信息技術應用和推廣,不僅加速數字產業化,培育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而且加快實體經濟各行各業轉型升級,推動產業數字化,拓展新空間,實現高質量發展。

    柯瑞文認為,5G 時代的數字化進程亟需把握兩個重點:

一是數字化好不好,用戶說了算;無論是數字產業化,還是產業數字化,最終目的都是要體現“以客戶為中心”,為廣大個人/家庭/政企用戶創造良好的體驗。二是網絡信息必須是安全的;網絡信息安全一直是廣大用戶關注的熱點和焦點,尤其在 5G 時代。

  • 中國聯通副總經理邵廣祿:共建共享 5G 不但覆蓋范圍倍增 而且更快中國聯通副總經理邵廣祿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中國聯通與中國電信共建共享 5G 網絡不但可以使雙方的 5G 覆蓋范圍倍增,更能給用戶帶來更大的網絡容量和更快的速度。

    他指出,聯通電信選擇共建共享 5G 之后,一些設備需要重新設計,以支持增加一倍的頻率范圍。相關需求已經發送到設備供應商,但解決這一問題并不是 5G 商用開啟的必要條件,在此之前 5G 就可以開啟商用。

  • 寬帶資本董事長田溯寧:新商業物種將爆炸性涌現5G 正在成為一種新的基礎設施,從連接人到連接物。田溯寧認為,5G 時代,企業要有三種能力:感知、認知、預知。未來,企業將會像運營商一樣去運營客戶、資產、員工。新商業物種也將會因為 5G 云網而爆炸性涌現。
  • 全球移動通信系統協會(GSMA)CEO 洪曜莊:當務之急是確定特定頻譜如何使用洪曜莊表示,5G 行業的當務之急,是在全球范圍內確定特定頻譜如何使用,如果決策不當,將影響未來數字世界的發展潛力。隨著中國宏偉的 5G 部署計劃推出,GSMA 智庫將 2025 年全球 5G 用戶數的預測從 14 億調高至 16 億,中國將以 1/3 多的占比居全球之首。

毫無疑問,5G 的發展是互聯網行業中的大事件,它的全面普及也是大勢所趨。而且,伴隨著 5G 網絡商用和 5G 智能手機上市,人們對“5G 很遙遠”的印象已經有所改觀;5G 對機器人、人工智能、自動駕駛、工業互聯網等領域的支持也在逐漸增強,甚至衍生出了新的商業物種,融入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

總而言之,5G 的商用落地還處于早期階段,無論是運營商網絡部署、廠商終端產品、終端和網絡價格、實際應用場景等方面,都還有著較大的不確定性;不過,無論從哪一方面來說,5G 的發展都具有深刻的意義。

一個新事物的誕生總是伴隨著各種各樣的困難和挑戰,我們總要給時間讓它去成長。

ChinaIT.com 網站文章僅限于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網站立場觀點。如需轉載,請注明來源 。轉載之文章來源于互聯網,如有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下載 ChinaIT.com APP,隨時掌握最新IT資訊